普爾最近感到很憂鬱。

 

時間大約是從兩個禮拜前開始,周遭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不約而同的把他當空氣看待。

 

像是被按下某種開關一樣,即使他人就站在隔壁,還是會遭到無情的忽略。

 

情況大概是這樣的──

 

……嗯?』

 

『怎麼了?』

 

『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怪怪的?』

 

『我也說不上來就覺得,好像應該有甚麼事情忘記了

 

『忘了帶便當?』

 

『不是啦、就是覺得忘記了什麼事,感覺怪怪的可是說不上來。』

 

『被妳這樣一講我也覺得好像是哪裡怪怪的……今天有人請假嗎?』

 

『啊、對啦!今天是不是好像有少人?』

 

『誰沒來?我看看一二三四』伸手點著辦公室裡的人數。

 

『少一個耶,今天誰請假嗎?』

 

『誰啊?我看看啊、普爾啦!』

 

『普爾今天沒來嗎?』

 

「呃,兩位姐姐們找我有什麼事嗎?」邊嚼著作為早餐的三明治,對同事大姐們招手。

 

『嚇!普爾你在啊?剛剛怎麼都不出聲?!』會計大姐拍拍胸脯,一臉震驚。

 

「我在啊……」而且我一開始就在旁邊啦

 

『真是的,別嚇人啊!』總機小姐嘟唇抱怨。

 

我明明就有出聲是你們沒理我啊

 

滿心委屈,悶頭嚼早餐。

~

本以為只是個倒楣的早晨插曲,沒想到類似的事件像是點上引線一樣延燒開來──

 

比方說像是──

 

叮咚─

 

「您好─這裡是貨運公司,您的包裹請簽收喔─!」

 

『誰啊這麼沒公德心亂按電鈴?!』應門的大嬸忿忿地關門。

 

「呃……」站在門邊。

 

或是──

 

叭──!

 

『淦!開車不看路啊你!!』後方駕駛激動地比出中指

 

「我明明就在車道中間….」看著大叔手臂與背上的雕龍刺鳳,普爾縮在駕駛座上認分當個委屈的啞巴。

 

還有──

 

『普爾遲到啦?這麼晚還沒看到他。』

 

「我在這邊」最早到公司的人捧著早餐舉手。

 

諸如此類的情況屢見不鮮,普爾的憂鬱指數也跟著節節升高。

 

 

「托斯先生,我是不是不受歡迎了啊?」整個人趴在巨大龜甲上,憂鬱得滿臉陰沉。

 

「還是我被排擠了?」

 

「可是不對啊明明我對姐姐們打招呼的時候她們還是很親切的回我呀」而且也不是只有同事姐姐們這樣,客人們還有其他路人也都這樣,前者排擠他也就算了,關後面兩者什麼事?

 

就連去黃昏市場買個菜都能被攤販阿姨忽略,難道是他在自己不知情的狀況下變得討人厭了嗎?

 

「到底為什麼啊……」滑下龜殼,縮成一團滾地板。

 ~~

又是新的一天。

 

即使憂鬱,即使不明所以,他還是得去工作。

 

裹著棉被蠕動好一會,邊唉聲嘆氣不情不願地整裝出門。

 

正想著這種憂鬱的日子究竟何時才會到盡頭──那個可愛的鄰居女孩朝他迎面走來。

 

「啊嗨、早安──」慣性地露出笑容(附帶一點靦腆)向她揮手,才剛做好被忽略的心理準備(附帶許多心碎),女孩竟然朝他報以一笑。

 

「......啊欸──?」太久沒被人正視,瞬間錯愕的心情大於一早便遇見對方的感動,維持招手的蠢姿勢,就這麼在路邊定格了好一陣子。

 

 

或許鄰居女孩是他的幸運星也說不定。

 

普爾非常認真地這樣覺得。

 

約莫是最近被忽略到有點心靈受創,早晨碰上她之後,本以為只是曇花一現的感動,沒想到──

 

『啊、普爾早安!今天有多蒸了包子你要吃嗎?』會計大姐不只對他笑,還拿了熱騰騰的包子給他。

 

『普爾早安!今天沒遲到啊?』雖然他之前也沒遲到,但重點是總機小姐的招呼聲。

 

普爾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

 

不只如此──

 

叮咚──

 

「您好─請簽收包裹─」

 

『啊唷謝謝啦小哥!這麼熱的天很辛苦齁?』大嬸親切地給他一杯水。

 

車子開在路上也沒被人莫名按喇叭、就連下班去買菜攤販阿姨都多送他一把蔥!

 

連日來的忽略就像假的一樣。那個女孩,肯定是幸運星吧!

 

 

「根本是女神啊......!」整天感動下來,普爾心臟有些承受不住。邊往托斯先生盤裡添生菜,「托斯先生,我跟你說啊......嗯?」眼角瞥見一角白色。

 

拾起壓在龜殼底下的紙張,這是...任務?

 

糟糕看那個痕跡好像寄來很久了,怎麼會沒發現它...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讀完信,怔怔地抓著信紙,這陣子被作為空氣的理由一下找到了答案,可是、可是──...

 

一把捏爛紙張,目光含淚,「......我才是最需要被幫助的人吧──!!」

 

無法遏抑這股衝動,他將信紙摔向地面。

 

除了少年帶著哭音的怒吼從公寓傳出之外,今日依舊是個和平的一天。

 

 

~~接下來是口水

那個、我趕死線寫完了(艸

 

雖然我不喜歡壓死線,可是期末考真的沒辦法...有點對不起官方的感覺[捂臉

 

因為寫很快略過很多細節,這邊稍微解釋一下

 

一、普爾之所以會一直被忽略,因為他今年17歲,也就是說,他就是那個消失的17,之所以不強調是因為人物設定上已經有了,而且上一篇的尾巴我也很明確的提了。

怕會太囉嗦,就沒刻意再講。

 

二、鄰居的女孩子之所以沒忽略普爾,除了一點隱藏的原因,主要是因為發文的今天已經是任務的最後一天了(壓死線的嘛...) 我自己預想則是,消失的17這種現象已經被世界各地的魔法師/魔女們通力解決了。

因此才會出現普爾突然間又回到眾人視野當中這種情況。

 

嗯,大概就是這樣,感謝看到最後ODO/

創作者介紹

小‧花園

艸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