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在宅院門前默默掃著地。

三個同模子刻出來的少年蹦跳著,自遠而近朝灑掃少年招呼。

 

「喂~阿矮~!」招手。

「嘿~阿矮~!」揮手。

「嗨~阿矮~!」擺手。

 

讓人迭聲矮字的喚著,一直將身高引以為痛處──雖然本人不承認──沉默灑掃的少年捏緊手中竹帚,額角隱約浮出青筋。

 

「唔喔他不理我們耶?」搖搖頭。

「嗯欸他不理我們耶?」跟著搖頭。

「對耶他不理我們耶?」大力搖晃。

 

「沒聽到嗎?」「沒聽到吧?」「沒聽到勒?」你看我、我看他,各自將彼此看了一輪──接著──

 

圈起雙手圍在嘴邊,「「「喂~~~阿~~~矮~~~!!」」」齊聲大喊,「「「我們回來囉~/了~/啦~」」」

重疊起聽來毫無二致的大喊仍在繼續,「「「阿~~矮~~!!」」」

 

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

心底默念,竹帚握柄隱隱劈出裂痕,少年額上青筋越浮越粗。

 

「喂~~阿~~矮~~!!」三胞胎其一猛蹲低。

「嘿~~阿~~矮~~!!」其二極有默契的跳上肩,並趁勢拉著其三的手甩晃。

「嗨~~阿~~矮~~!!」藉著兄弟拋動的力道一舉躍上最頂。

搖搖擺擺的結成三人疊羅漢,相較少年的身影顯得更加嬌小。

 

「這樣應該聽到了吧?」往上看。

「應該不會聽不到吧?」跟著往上看。

「聽不到可能是因為太矮了聲音傳不過去?」往下看。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驚。

「太矮連聽覺都受影響嗎?!」嚇。

「嗯嗯搞不好真的有可能喔?!」悚。

 

「那怎麼辦?」

「靠近點?」

「蹲低?」

 

「喔唔就這麼辦!」拍手。

「欸嗯就這麼辦!」敲掌。

「嘿咩就這麼辦!」豎拇指。

 

各自空翻而下,蹦跳著圍繞少年蹲下。

 

「「「阿矮~~!」」」圈嘴大喊。

 

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忍他讓他不要理他他他他他他─────

 

滿臉黑氣,青筋幾乎跳出腦袋,竹帚自碎裂握柄發出微弱吱呀聲。

 

「「「阿矮~~!」」」再喊。

 

『劈喀。』

 

他聽見腦內理智線燒斷的聲音。

 

爆發衝三人大吼,「你們才矮子你們全家都是矮子矮你個頭六隻眼睛看看清楚我哪裡矮你小爺高得很──!!!!」

 

「噢噢聽見了!」驚喜。

「嗯嗯聽見了!」雀躍。

「啊啊聽見了!」歡欣。

 

「蹲低有用欸!」

「果然是太矮了!」

「我就說吧!」

 

見對方你一言我一語毫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七嘴八舌硬將自己的無視當作話題,「你們──」

氣得幾乎磨碎臼齒,「──這群不長眼的混蛋──!!!」

 

渾未注意身後宅院的門默默讓人推開,踏出。

 

「啊...」「你...」「後...」伸手指點,卻讓少年揮舞掃帚怒吼打斷。

 

「你小爺我哪裡矮了你說啊說啊說啊!!!三個混蛋眼睛脫窗啊!!!!!」

 

「...靄...」

 

「蛤啊?!說話啊你們!!剛剛不是吵死人了!!現在張著眼睛捂嘴是裝乖嗎混蛋!!」

 

「沉靄...」加大音量。

 

狂吼一陣卻不停讓後方傳來低低的叫喚分神,怒氣不息地一舉比出不雅手勢,「矮什麼矮!叫魂啊沒看到小爺在跟人說話?!閃邊蹲牆角排隊啦!!」

 

轉身,本來連珠砲般怒罵一下子噎住,他看見了。

 

──青年望著他,貌似憂傷地嘆了口氣。

 

「沉靄。」

 

「薄...薄暮哥...!」

 

青年斯文臉上帶著憂愁的神情,原本氣焰高張的少年一瞬間熄了火,像隻炸毛貓咪,連聲音都微微發顫。

 

「沉靄,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粗魯的孩子了?」滿臉沉痛,「為兄不記得當初有這樣教過你。」

 

「...薄暮哥、你先聽我解釋...」邊擺手邊後退,奈何讓青年一把握住手掌。

 

「想爹娘當日將你託付予我,雖不能說盡善盡美...但為兄捫心自問,在言行上以身作則盡力為你做個好榜樣,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使你成為這樣粗魯不文的孩子呢...?」

 

「不是...薄暮哥...你千萬要聽我說...!」感覺手掌被攢緊,沉靄內心驚驚一跳。

 

「沉靄。」

 

「是...!」

 

「你讓為兄...太失望了。」真真痛心疾首,薄暮不禁更加重握住的力道,邊往宅內走去。

 

「不是啊大哥聽我說...」死命拖著腳試圖做最後掙扎,雙足在沙土中劃下長長的痕跡。

 

「毋須多說,一切都是為兄的過誤!今日勢必要將你好好導正,將來九泉之下才能無愧於爹娘...!」

 

「...不...等等...!!」

 

『砰。』

門關上了。

 

片刻之後──

 

「噫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長聲慘叫撕裂清晨靜謐的空氣,早起鳥兒讓這震盪驚得啁啾四散──

 

像是怕驚擾外人,慘嚎轉為悶響,卻仍堅持地穿出屋牆間或穿插疑似筋骨拗折的聲音,久久不絕。

 

另一頭,牆角──

 

「欸他們走了耶?」

「禮物怎麼辦?」

「放這裡好了?」

 

「好吧只有這樣了。」點點頭,放下禮物。

「嗯嗯就這樣吧。」跟著放。

「大功告成!」拍手。

 

一如來時活躍竄動,蹦跳著,自宅院離去。

~~

 

更之後的題外話──

 

「我們明明要警告他的說~」單手撐在平衡木上倒立著,隻手橫打搖晃。

「對啊幹嘛都不聽~」墊腳踩在倒立半空的腳掌上旋轉著拋球。

「是蠢蛋嘛~」邊往上空拋球接應邊頂竿轉盤子,邊站大球上保持平衡。

 

「呵呵,傻瓜。」收起掉落的盤子,跳下大球。

「哈哈,呆瓜。」跳下腳掌將小球甩入袖內。

「科科,笨瓜。」藉反作用上蹦,漂亮翻身着地。

 

嬉鬧著,各自空翻遠去。

 

 

──完。

 

 

~~

不知道要不要補充,吵死人的三胞胎是雜技團的

額外設定是非人類,有著異於常人的平衡感跟一般人三分之一左右的重量

因此可以很輕易的去做一些空翻跳躍的動作這樣

啊薄暮沉靄...不要問我是誰,上班出現的一切都還是謎團(艸

我目前只知道他們是相依為命的兩兄弟這樣

創作者介紹

小‧花園

艸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