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術啊...

如果當初住客店的時候會這個法術就好了。

 

回想起前往學堂時,某段住店不付錢的旅途,桑椹感慨。

 

不是她不懂人類規矩(監護人老早在出發就提點過了);也不是她吝嗇不願給店家銀錢(畢竟人類的財貨對她來說用處不大)

而是身為一個年幼狐精的她,儘管學了化人、但以她那時的能力,根本還不足以變幻出對應年齡更長些的面貌。

試想,一個小孩子,黑色斗篷披頭蓋臉地裹了一身、又形隻影單地出現在人群紛沓、魚龍雜處的旅店,是哪來正經人家的父母會讓家裡孩子這樣遊蕩?

 

莫不是賊子派來探路的吧?

謹慎些的,不讓她住店。

誘於財帛的店家讓她進了,卻也上上下下盯緊關注她這行跡詭異的主。

 

若行得正走得端倒也還罷,看一看也沒什麼。偏她就真不是啥正經人家,她是狐狸精啊!

化人不完全的模樣進到城鎮就夠緊張了,一不小心露了馬腳...狐腳,還不讓這幫人類喊著妖怪亂棒打出去?

 

本已是小心再小心,戰戰兢兢夾緊尾巴做人(?),只想安然渡過一夜再接著趕路,不想人算不如天算,緊張與疲憊讓她仍是出了紕漏──

 

──上一秒還是個少女的客倌,下一瞬驀地變成一張狐狸臉。

 

掌櫃傻了,她也嚇壞了,面面相覷十幾秒,在對方尖叫之前攫著行囊頭也不回地衝出去。

一路狂奔直到脫離城鎮,這才發覺要交付的銀錢還在包裡...

 

不知道那掌櫃的後來有沒有大礙?聽說人類都很在意財貨吶......

 

啊唷。放空放得太不專心開始神遊物外,結果就是差點暴露身形──

及時縮回踏出的腳步,桑椹無聲拍著胸膛。

 

雖然師傅們說,在課堂和同學們互相練習即可,可看了看一片大混亂的學堂...

 

同學甲輕飄飄地抽了同學乙的腰帶、丙拿了丁的便當、戊和己不約而同選了庚當作目標結果下手的時候撞在一塊兒反而讓辛撿了便宜......

 

......嗯,愛惜物品,遠離教室。

這是桑椹在潛行課堂上得到的結論。

 

但作業也不能不交...於是乎,前來探視暫時與她一同棲身在敗廟的監護人就成了現成而且最好的目標──這也就是為什麼她現在做賊似的躡手躡腳。

 

~~

保持內外寧靜、收斂全身外放的氣──

 

三步──...

監護人倚坐在廊下,雙手抱胸,兀自打著盹。

 

降低本身意念與情緒,脫出如忘我之狀態──

 

兩步──...

伴隨淺淺呼吸起伏,長長的睫毛顫動。

 

然後讓呼吸與周遭空氣流動自然地融為一體──

 

一步──...

總是垂掛在腰間的錦囊從不離身,此時靜靜地攤在地板上。

 

無聲─無息──靜─悄─悄──

 

伸手探出,錦囊的繫繩,今天似乎不怎麼牢固?

 

 

觸及,握緊,跟著猛力一抽!

 

 

拿到了!

 

錦囊溫馴地蜷縮在她手中,桑椹一邊驚喜於得手如此之易,一面也不忘轉身就跑,衝向預設好的傳陣,轉眼便已消失無蹤。

 

由於她逃得是那樣迅速,以至看不見身後。狐妖睜開了雙眸,笑得眉眼彎彎,透著一股子陰謀的味道。

 

~~

 

嗯你好這裡是花子

因為這樣那樣(?) 的理由,沒有去回報作業

不得不說最近腦子糊掉的時間真的很多,裸奔起來也越來越沒有羞恥心了(O

這就是成為變態的偉大前奏嗎?令人期待

 

本篇未完,下集待續,呃,嚴格說起來是番外啦,監護人的陰謀還有旅途中的小插花之類的...

我沒富奸,真的(誠懇望

 

 

 

 

 

 

 

 

這篇沒圖。(淦

 

~~

Fin.

創作者介紹

小‧花園

艸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