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風塵僕僕的趕回家,加爾堤克推門進屋就立刻張開雙臂往情人身上倒,「伊斯──」

 

還沒來得及答腔,已經讓人一個熊抱壓倒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伊斯特凡勉強擠出雙臂環著加爾堤克的後背輕輕拍了拍,「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啊啊好累啊親愛的──」窩在情人頸間拱拱蹭蹭,汲取對方的氣息。

 

他真的快累死了,每天每天每天的龐大工作量也就罷了,竟然還出差?!

 

而伊斯這傢伙竟然說『你們族裡的事情,我不方便跟去。』這樣冷淡的話來拒絕他打包帶他去的打算!

 

天知道他在遠方是多麼想念情人冷冷淡淡的眼神、冰冰的吐息跟怒吼──

 

想念和巨大工作量的加成之下,像是禁斷症狀那般磨人難耐,外頭怎麼天寒地凍都比不上他的心冷啊──

 

果然還是實體最好了...

 

抱緊伊斯特凡,加爾堤克滿足地嘆息。

 

 

須臾──

 

「加爾堤克。」

 

「嗯?」

 

「...你也抱太久了吧?」他還以為他睡著了。

 

「只是抱一下嘛~出差那麼久我都快禁斷了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哀怨扁嘴。

 

「只是抱一下嘛~再等一下──」

 

 

......

 

............

 

..................

 

 

「加爾堤克。」

 

「嗯?」

 

「請問你這是在?」

 

性騷擾。他在心中無聲回應,「充電啊~」聲音帶著笑。

 

......充電?」

「......我長得像電器產品?」記得他是冰屬不是雷屬的吧?而且你的手在摸哪裡啊混蛋!

 

「欸~身心的疲憊是要靠心愛的人的體溫才能充飽啊~」連●●也一起充飽就更好了。

 

「我哪來的體溫...」不結凍就不錯了。

 

「這是心靈的溫度☆是‧愛‧唷~OU<」閒扯之餘不知不覺間把礙事的衣物擺平,在頸間磨蹭的唇也越發囂張。

 

「加爾堤克,說好的"只是"抱一下呢?#

 

當然是鬼扯啊,被點名的人笑瞇了眼睛,滿臉賴皮,「欸~這也"只是"摸一下""只是"親一下嘛~

 

都已經在解衣服印痕跡了哪來這麼多"只是"?!

 

一邊推拒著意圖不軌的手、閃避著親吻,伊斯特凡第無數次的為自己的心軟感到第無數次的後悔,「最好是這樣!給我放手...還有住口!」不要再繼續親親啃啃咬咬了!

 

「親愛的你好無情啊,你一點都不想我的啊?」

 

「誰想你!放開!」還有臉說!被這樣那樣的時候方才的溫馨老早不知道飛哪去!

 

「可是我很想你耶~吶?」拉開點距離瞅著,眼裡寫滿無辜。

 

......」吶什麼吶?不要以為裝可憐就會有用!再妥協他就、他就......

 

就怎麼樣還沒想出個結論,加爾堤克重新摟了上來,在耳邊嘆息似的,「就當做善事囉~?同情我一下。」

 

「就當做善事...」喃喃重複。

 

「吶?好嘛?」撒嬌一樣的語氣。

 

「哼。」就當做善事。

 

 

放軟身子,他閉上了眼睛。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洗澡洗一洗就出來這個東西(艸

 順利完稿真是恭喜我[捂臉((重點是寫很快 至於文筆什麼的、結構什麼的、修辭什麼的都是浮雲,我們不要計較了

 

 

創作者介紹

小‧花園

艸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